日本正倉院:有物自唐來

2020年04月28日 08:26    來源:中國青年報    韓昇

  王勃《詩序》,正倉院藏品。

  三彩塔,正倉院藏品。

  扶桑已在渺茫中,家在扶桑東更東。

  此去與師誰共到,一船明月一帆風。

  ——韋莊《送日本國僧敬龍歸》

  走出正倉院,可心還留在那里,思緒更飛向千年之遙的唐朝。

  建立于618年的唐朝,實行開放和開明的文化政策,海納百川,廣泛吸收世界各國文明的精華,融合佛教和道教,使得以儒學為主體的傳統文化重新煥發光彩,出現了百花爭艷的盛大局面。兼收并包的文化特點,吸引世界各地的文人逸才紛紛涌入唐朝,規劃齊整、宏偉壯麗的首都長安成為世界文明的大熔爐。唐朝以其文化優勢,對海東各國產生了強大影響。

  日本對于唐朝文化有一個認識的過程。倭國在南朝就中止了同中國的國交,直到隋朝重新統一中國之后,才由其國圣德太子主導向隋朝派遣使者。但是,一個多世紀沒有交往,兩國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倭國中央朝廷的權威得到加強,已經不想再回到向中國稱臣的過去,因而在重新與隋朝恢復國交的時候,發生了外交禮儀的沖突。這次沖突雖然由于倭國最終退讓而暫時平息,但其背后的國家利益沖突并沒有解決。到唐朝在東亞重建以唐為中心的國家關系秩序時,日本為了同唐朝爭奪在朝鮮半島南部的利益而軍事介入朝鮮半島的戰爭,和唐軍在白江口決戰,結果大敗而歸。

  通過這次戰役,日本切實認識到唐朝的強大,尤其是國家制度、法律體系和文化藝術的高度發達,看到兩國之間的巨大差距,舉國上下決心全面吸收和移植唐朝的制度文化。白江口之戰后的遣唐使就是在這種背景下頻頻來到唐朝中國的。

  遣唐使團人數眾多,一次數百人,人員多為國內挑選出來的精英,既有政府官員,也有留學生,更多的是留學僧。他們來到中國之后,潛心研學,熱心收集各種情報和文化產品,日本政府也全力予以經濟支持,讓他們能夠大量訪購圖籍文物,一批一批地運回日本。而且,日本還通過朝鮮半島乃至西伯利亞草原大量收集西方國家的文化產品。當然,中國到日本的使者和各類人員也把來自五湖四海的奇珍異寶帶到日本,使得日本獲得各國的文化精華,社會長足進步。

  日本人勤勞整潔,愛惜東西。所以,從大陸傳入日本的物品都被很好地收藏起來。在千年歲月遷轉中,雖然日本也發生了很多變亂,貴族衰落,武士崛起,農民反抗,幕府更替,戰爭并不少見,卻沒有人故意去踐踏。所以,圖籍文物大多完好保存下來,流傳至今,讓我們可以通過這些文物直觀地了解古代文明,復原過去的生活形態。不只是日本,中國古代精神文化世界的許多方面,也許也要通過日本保存的古代文物得到復原或者證明。因此,正倉院雖然屬于日本,但它同時也是世界古文明,尤其是唐代文明的寶庫。

  在日本收藏古代文物的機構中,正倉院是收藏品最獨特、數量最多、種類最全、等級最高的,而在其收藏品中最珍貴的當屬光明皇后捐出的圣武天皇生前使用的全套物品。根據這些物品,我們可以完整地復原皇室生活的各個方面。20世紀后期,中國在陜西省扶風縣法門寺塔下發現了掩埋千年的地宮,出土了一大批珍貴文物,轟動世界。經過鑒別,可以判定它們屬于唐朝皇室的祭祀物品。這些器物和日本正倉院文物相比較,進一步證實正倉院收藏的來自唐朝的文物,屬于最高等級。

  顯然,日本皇室使用的器物,不是入唐人員在市肆上購買的,這些器物不少是唐朝中央的賜贈物品。諸如螺鈿五弦琵琶、螺鈿圍棋盤等,這些我們只能在唐代的壁畫里見到的器物,在正倉院里卻有實物保存,在世界上絕無僅有。我們完全可以根據這些器物來復原唐代的情況,進而了解當年東西文化交流的盛況。僅此一斑,就可知道正倉院文物的價值是無可比擬的。

  正因為如此,正倉院一直受到世界古代文明研究者的高度重視,人們亟盼正倉院能夠開放,讓學者進行研究。然而,因為它屬于日本皇室的宮內廳,而天皇制度今日尚存,故開放正倉院的愿望難以實現,學者也只能在每年秋季的正倉院展覽中目睹很少的一部分實物,平時只能通過圖片畫冊進行研究,這不能不說是一大缺憾。

  正倉院坐落于古都奈良著名的東大寺旁邊,背后是若草山,周圍是青翠的茂林,小徑通幽,里面到底收藏了多少古代寶物,說法不一。游人們只能在院子大門處,隔著前庭看上一眼,這給正倉院披上了神秘的外衣。大家都想探訪它的秘密。所以,每到秋季二十天左右的正倉院展覽,從日本各地蜂擁而至的觀眾,乃至從世界各國趕來的學者,排成長隊挪動到玻璃櫥窗前,仔細察看,嘖嘖稱奇,指指點點,低聲討論,都想看出個所以然來。

  觀眾都明白,正倉院展現了古代東方文明的輝煌,但這些文物的來歷及其源流并不全都清楚,每一件文物背后,可能都有一段故事。如果還能進一步說清楚其淵源流變,那么我們就能把唐朝所代表的那個時代更加全面、更加多姿多彩地再現出來,就能更加深入地把握文化流動的脈絡,那是多么地激動人心啊。

  日本的學者為此已經有幾代人的研究積累了,現在仍有一大批人孜孜不倦地在世界各地找尋正倉院文物的故鄉。我有幸進入正倉院,撫摸著一根根干欄式建筑的礎柱,感到研究正倉院是中國學者應該積極進行的工作,因為這里面大部分器物就是來自中國唐朝,特別是近幾十年來中國考古發掘有了許多新發現,大量珍貴文物破土而出,一次又一次讓正倉院文物找到高度相似的類證,從而大大推進了正倉院研究的深入。

  在研究方面,中國學者握有發現新文物的優勢,因此,我們是可以大有作為的。目前,我們所缺乏的是關于正倉院的情報資料,而這方面的工作是可以通過努力趕上的。要從一般性的介紹開始,讓中國的廣大讀者看到域外遺珍的亮麗,熱愛它,研究它,不要把眼光局限于國內,要拓展到全世界。這樣,我們就能領略到更多古代文明的精彩,我們的研究就能在歷史的熏陶下,變得更加成熟與厚實,進而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這本小冊子,愿能成為游人的向導、研究者的鋪路石。

  一千多年前,往返于中日海面的船只,在波濤中,載著一船明月,鼓足一帆清風,承載文化,駛向光明,留給我們的不僅是光彩奪目的珍寶,更是一股文化使命感,激勵著我們薪火相傳,繼往開來。

  有那么多的古代文化珍寶流傳海外,它們對于研究中國古代,以及研究世界性的文化交流具有如此重要的價值和意義,因此,把世界各地珍藏的中國古代文物,乃至收藏這些文化珍寶的機構介紹給國人,是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

  (作者系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韓昇 來源:中國青年報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林秀敏 )

日本正倉院:有物自唐來

2020-04-28 08:26 來源:中國青年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