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訊!國家級非遺華州皮影在法成功注冊國際商標

2020年05月14日 16:54    來源:陜西日報   

  原標題:讓光影藝術獲得重生——探訪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華縣皮影戲”

  5月7日,從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傳來喜訊:“華州皮影”在法國成功注冊國際商標。這是我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華縣皮影戲”(華縣,后改名華州)閃耀世界舞臺的榮譽,更是華州皮影人世代傳承的功績。

  當天上午10時許,少華山影子坊。薛宏權正在調試新舞臺,得知這個消息后,他興奮地快步走下樓。他說,他要用“皮影人”的方式為此祝賀,“來,咱把新排的《絲路風》演一遍,拿道具!”

  說話間,舞臺轉暗,駝鈴聲起。幕布上一輪紅日從沙漠盡頭緩緩升起,駝隊悠悠向東而去,飛天仙女翩翩舞動五彩水袖……動聽的音樂,曼妙的舞姿,一場精美絕倫的表演帶觀眾走進了那古老的光影傳奇中。

  因愛情而生的古老藝術

  據《中國影戲史略及現狀》記載:世界影戲源于中國,中國影戲源于陜西,古華州就是陜西皮影的重要發源地之一。作為華州區最具代表性和影響力的“經典IP”,數不勝數的皮影故事里,最動人的莫過于一段美麗的愛情故事。

  西漢時期,漢武帝劉徹因李夫人的離世一度茶飯不思,精神恍惚。為解其相思之苦,宮中一方士令人扮作李夫人的樣子,巧借燈火和帷帳,為漢武帝遠遠制造出了一個“李夫人的身影”。漢武帝望影落淚,看了許久,終了心愿。

  “這就是最初的皮影,影子只有黑白色。經過千百年的發展,皮影變成了彩色,也配上了碗碗腔、老腔等各種戲曲唱腔,才有了后來大家所熟知的皮影戲。”5月7日,華州區文化與旅游局非遺保護中心主任梁思娟說。

  就這樣,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一個偶然的奇思妙想,成就了華縣皮影戲“隔帳陳述千古事,燈下揮舞鼓樂聲。一口道盡千古事,雙手對舞百萬兵”的經典演繹。

  梁思娟告訴記者,華縣皮影戲發源于漢朝,宋朝之后流傳民間,自13世紀初,先后傳入伊朗、埃及、土耳其等國家和地區。即使到現在,華縣皮影戲在世界上仍享有“電影的前驅”和“電影開山之祖”的美譽。

  據梁思娟介紹, “華縣皮影戲”于2006年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201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全方位“搶救”古樸唱腔

  呂崇德今年77歲,是華縣皮影戲演出類省級傳承人。從小聽著皮影戲長大的他,把皮影戲唱了一輩子,愛了一輩子。

  “那個時候,1個勞力干1天活收入1毛錢,出去唱1天戲可以收入2元8角5分,唱皮影戲是最有面子的。”呂崇德說,在20世紀80年代,華縣皮影戲藝人出縣、出省甚至出國演出都是家常便飯,“我們‘訂單’不斷,到處演出,啥世面都見過!”

  然而好景不長。進入新世紀,隨著人們娛樂方式的不斷多元化,古老的皮影戲沒了觀眾、沒了接班人,日漸落寞……

  保護為主,搶救第一。

  老藝術家們不忍眼看著華縣皮影戲消失。2017年,他們所在的渭南影橋皮影文化園(公司),在柳枝鎮張橋村建起了一座華縣皮影戲博物館,在展覽、研學的同時,致力于培養能彈月琴、能唱皮影戲的“接班人”。

  “華縣皮影戲的傳承與保護工作,最難的一項就是傳統唱腔的傳承。”梁思娟告訴記者,為了做好這項工作,華州區正在建立全區皮影藝人個人檔案,對皮影戲老藝人的精彩唱腔、唱段,進行搶救性錄音、錄像保存。

  “皮影戲的主唱,生、旦、凈、末、丑都要會,對嗓子要求也特別高,練習特別苦,年輕人不愿吃這苦。不過,幸運的是我已經收了3個徒弟,他們的學習態度很積極 。”呂崇德說,只要有人愿意學,我就盡我所能教,一定要把這門藝術傳下去。

  勇當時代的“弄潮兒”

  在國內皮影圈,廣為流傳著這樣一個說法:華縣皮影戲有“三高”。意思是藝人水平高、演出級別高以及藝人平均年齡高(73歲)。但實際上,“年齡高”的歷史早已被改寫。

  薛宏權是皮影制作技藝的傳承人,他在2015年就組建了一支非常年輕的團隊,平均年齡35歲。他總說,不注入新鮮的血液,華縣皮影戲最終結果只能是進博物館。

  其實,薛宏權團隊的第一滴 “新鮮血液”就是他自己。

  自14歲接觸皮影制作以來,愛鉆研的薛宏權一直在想辦法提高皮影的“出鏡率”,并努力將皮影融入日常生活。20世紀90年代初期,受到兵馬俑藝術品的啟發,他大膽嘗試將皮影元素融入家裝飾品,第一次讓皮影不再是表演道具,而是藝術品。2012年,他將皮影嵌入超薄燈箱內制作的“中國風床頭燈”,獲得了商務部科技創新獎。

  “這些是初步嘗試。要想全面復興華縣皮影戲,必須先培養一批年輕的皮影演員,再吸引一批年輕的皮影觀眾。”薛宏權說。

  2015年,在上海戲劇學院木偶皮影與木偶造型專業授課時,學生們的一次分享再一次啟發了薛宏權。回到華州,他立刻招兵買馬,組建了6個年輕人的團隊。第二年,“跳芭蕾舞”的《喜兒》、“走太空步”的《邁克爾·杰克遜》就先后在央視舞臺亮相,收獲了無數年輕“粉絲”。今年,“水袖炫技”《絲路風》再次吸粉無數。“五一”期間,約2000名游客前來影子坊觀看表演,好評如潮。

  但薛宏權不滿足,他還在探索。“我們正在引進激光投影儀、數字調光臺這些高科技設備,準備打造一部虛、實景結合的皮影動漫《哪吒鬧海》,讓咱的古老藝術也‘潮’一回!”

  記者手記

  致敬“影子精神”

  華州人把華州皮影藝術家們的精神,叫作“影子精神”。通過這次采訪,記者感到,華州“影子精神”的內涵至少包含三個層面:堅持、創新、精益求精。

  這些,單從薛宏權的團隊里就能窺見一斑。

  薛宏權的團隊里大多是女孩,每排一場新戲,姑娘們的手上都會磨出一層層的繭子。5年前,為了《喜兒》能順利登上央視舞臺,海選期間,團隊成員們常常把酒店墻壁當作幕布加練到清晨,滿手血泡。后來《喜兒》晉級了,節目卻因種種原因停播。但薛宏權和他的團隊沒有放棄、沒有抱怨,而是毫不放松繼續訓練,最終還是登上了央視舞臺,一夜間揚名全國。

  其實哪有什么一夜成名,光環的背后,是皮影藝人百折不撓的堅持。

  為了留住觀眾,讓皮影在新時代文化舞臺上站穩腳跟,薛宏權團隊從組建起,就不斷創新突破,嘗試深入戲劇、音樂、導演等專業圈尋找創意和靈感。這幾年,這門古老的藝術因跳芭蕾、走“太空步”、舞水袖等創新表演屢次成為熱搜話題,皮影藝術漸漸“回春”。

  事實上,正是這個團隊的大膽創新,將時下流行元素融入皮影表演,為“非遺”的傳承和發展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哪吒鬧海》的文案,薛宏權構思了2年多;拆分一個美人魚道具,他整整花了3天;現在,劇本里所有角色的道具都已刻好,他卻遲遲不涂下第一筆顏色,生怕留下瑕疵……這一切都體現著一個工匠的完美追求,更體現著皮影藝人一絲不茍的“固執”和韌性。

  為什么華州皮影能獲得重生?或許,薛宏權這種精益求精的精神就是答案。

  對照“影子精神”,對照華縣皮影戲傳承與保護工作的成績,我們有理由相信:只要將堅持、創新、精益求精的精神發揚光大,我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必將取得更大成績。(記者 武丹)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江濤 )

喜訊!國家級非遺華州皮影在法成功注冊國際商標

2020-05-14 16:54 來源:陜西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