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改變了我們的觀影體驗嗎?

2020年05月18日 13:14    來源:新民晚報    金濤

  原標題:是冰河,不是末日

  ——疫情改變了我們的觀影體驗嗎? 

  無論技術如何發展,電影院所代表的大銀幕、黑匣子和集體觀影,始終具有神秘的力量。電子消費社會中,人們越是被多屏隔離,越愿意被影院綁架,墜入黑暗空間;越是觀影孤島,越愿意邁出家門,回歸同類,分享情感體驗。這是亙古不變的人性。

  毫無疑問,世紀疫情對電影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數十個國際電影節被迫取消,數百部電影制作中斷,數千個影視企業注銷,數萬家電影院歇業,從生產、推廣到放映,全產業鏈的從業人員都感受了陣痛。有人擔心,疫情過后,以影院為載體的觀影消費方式會否經歷大變局?

  疫情是一場速凍的冰風暴,它對文旅行業的沖擊,主要來三方面:一是打擊流動。航空、旅游和等所有倚靠流動性要素的行業都被深深撼動;二是減少聚集。演出、會展和賽事等所有強調聚集性特點的業態都被悄悄重塑。三是避免密閉。郵輪、影院和劇場等所有符合封閉條件的空間都被人人嫌棄。其中,郵輪因符合上述全部三個特性,將成為復蘇時間最慢的產業,電影院作為人群易聚集的密閉空間也深受其累,這是全球影業的冰河時代,但不是末日孤艦。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疫情期間,人們精神世界和現實生活的二律背反:短短三個月時間,有人觀看的電影,超過了過去一年的總和。當然這些體驗都是在云端進行的,與其是看電影,不如說是追劇。人類步入互聯網時代以來,無論是音樂或是娛樂,都在朝著數字化、直播化、虛擬化轉型,疫情加速了這一過程,但是無法改變電影院的根本屬性,即公共空間。這是線下和線上觀影方式最大的區別,也是電視至今無法取代電影的原因。況且,煥然一新的多廳電影院是都市商業綜合體依附和青睞的對象,作為消費社會的經典場景,電影在引領文化消費方面的“賦魅”效應,不可忽視。

  一是擬真。今天,盡管人們已經習慣在電腦上看電影,還是有大量的年輕觀眾涌進電影院,希望看到更多更擬真的世界。去年以來,4K修復版經典電影回歸大銀幕潮流,即是明證。看大電影好比赴一場視覺盛宴。超分辨率技術大幅提升了畫面分辨率,歷經歲月侵蝕的圖像修復如初,塵封已久的光影呈現原始色調時,那種數字電影所不具備的膠片質感,仿佛凝固了時光,為電影院帶來了神奇的魔力,電影院捕捉細節、還原場景的“擬真”功能,引領了全球影院的技術升級,帶動影院從2D邁向3D,從多廳邁向巨幕IMAX,從高清邁向超高清。未來VR和互動電影的結合,為電影發展提供了新的想象空間。

  二是離間。每到節日,返鄉過年的小鎮青年就會成為票房主力,看電影不僅是習慣,而是城市化生活方式。盡管很多人通過移動終端而非影院觀看電影,不過這一趨勢卻伴隨著一種持久的影院鄉愁之情。電影的本質是白日夢,所有的影像敘事只為彼時造夢。這一特點在城市化進程中尤為明顯。近年來,中國的二三線城市的銀幕增長速度遠高于一線城市,無論對小鎮青年,還是城市白領,電影院對于他們而言,除了滿足一般的娛樂體驗外,還是一個逃避現實壓力的空間,一個情緒渲泄的出口,更是一個造夢托夢的場所。電影讓觀眾暫時失去身份、地位和權力,營造平等觀影的心理共享空間。

  三是沉浸。所有表演藝術都有“黑匣子”的場效應。今天,人們喜歡成群結伴去電影院觀看電影,在影迷們看來,這有一種脫離日常的儀式感。電影院天生所帶來的沉浸感來自于其有特殊的“場”效應:黑暗環境抹平了觀眾之間的差異;密閉空間拉近了觀眾之間的距離;光影驚顫極易感染觀眾之間的情緒。粉絲文化的興盛,使進影院看電影的行為超過對電影本身的體驗,帶有更多的認同功能,成了一種“打卡”,或者“還老爺子一張電影票”,觀眾消費和享受的是一種集體情感。

  四是交換。電影院除了放映功能外,還有一個重要功能為人們所忽視,即電影院還是重要的社交平臺。每年,數千部電影的首映禮是電影院重要的吸引流量導入活動,全球一百多個電影節所帶動“紅地毯”效應,仍然持續推廣和延續著電影文化,也間接證明,人們渴望的不僅僅是電影,而是去電影院觀看電影的社交體驗,電影院這個公共場所蘊含的大眾文化價值,同樣是觀影行為背后的精神意義。

  誠然,此次疫情對電影院提出了公共衛生安全的挑戰,例如,密閉空間的新風系統、社交距離的座椅設置以及密集放映的場次消毒,等等。但在筆者看來,這些都是改良措施,不是靈魂革命。未來改變人們觀影體驗的一定是科技,不是病毒。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疫情改變了我們的觀影體驗嗎?

2020-05-18 13:14 來源:新民晚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