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演藝市場之“變”

2020年06月22日 10:03    來源:解放日報    吳桐

  原標題:演藝之變

  這個6月,剛剛復蘇的上海演藝市場充滿變化。一位觀眾剛搶到一場演出票,過了幾天又接到延期的消息。一位停工已久的演員,忽然間收到紛至沓來的演出邀約。劇場大幕已經拉開,但在防疫要求下,目前上座率仍限制在30%。出于安全、成本、效果的種種考慮,演還是不演?如何演?都是難題。

  上座率從30%到50%,再到100%,需要多長時間?沒人能說得清。等待不是解決之道,有創意的藝術家、有擔當的劇場管理者正在逆勢而為。他們主動適應創作、制作、演出、傳播的“新常態”,危中尋機。

  當然,特殊時期,演出行業最大的“新常態”就是變化——一切都充滿變數。這要求他們必須隨機應變,做出“最積極的準備”和“最壞的打算”。

  “輕量級”成制作新趨勢

  6月14日,全球著名的古典音樂網站medici.tv上線了莫扎特歌劇《唐·喬萬尼》,由英國指揮家丹尼爾·哈丁執棒,瑞典廣播交響樂團及合唱團演繹。這是疫情中的全新制作,乍一看有點“簡陋”:花花公子唐·喬萬尼穿的衣服,好像是從演員自己衣櫥里隨便拿了一件套上的。幾乎沒有舞美,只在舞臺四周環繞了一圈小小的屏幕。

  無獨有偶,在上海,另一個版本的《唐·喬萬尼》正在制作中。這個版本由上海歌劇院和澳大利亞歌劇院聯合制作,包含線上線下兩個版本。線上版在上海歌劇院典雅的小洋樓實景拍攝,線下劇場版舞美風格極簡,服裝也省了,因為唐·喬萬尼在劇中搖身一變,成了我們這個時代的搖滾歌手。

  歌劇是藝術皇冠上的明珠,制作投入大、耗時長。一部“重量級”的《圖蘭朵》,往往要投入數百萬元,但上海歌劇院的《唐·喬萬尼》,成本只有十分之一。過去一個多月,指揮家、上海歌劇院院長許忠,導演康斯坦丁·科斯蒂聯手中外藝術家“云合作”,促成了這部疫情下的獨特作品,下個月將在上海大劇院首演。

  “30%上座率的限制下,‘輕量級’將成為疫情中歌劇制作的‘新常態’,因此歌劇制作會更多采用簡約的音樂會版或‘半舞臺’版形式。但‘輕量級’不意味著降低藝術標準,我們相信這版《唐·喬萬尼》不會讓觀眾失望,甚至會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越是在困難的時候,藝術家越是要去創造,在有限的條件下激發出新的靈感。”許忠說。

  許忠認為,《唐·喬萬尼》的制作模式,將成為一段時間內經典歌劇制作的“新常態”。一方面堅持與國際一流機構“云合作”,保證水準,一方面控制好成本,渡過難關。《唐·喬萬尼》之后,上海歌劇院還計劃用類似模式制作《費加羅的婚禮》《鄉村騎士》《丑角》等經典。“輕量級”的制作,也讓未來國內外的巡演更加方便可行。

  全球規模最大的演出機構“太陽馬戲”在疫情中陷入破產危機,裁員95%,高昂的演出成本和單一的盈利模式讓這個娛樂“帝國”不堪一擊。在當下環境中,演出機構需要具備“風險意識”,在演出市場恢復期的創作和演出中,更多地思考,如何用最少的東西表現最多的內涵。

  除了歌劇,其他行當也涌現了不少“輕量級”制作。“小而美”的音樂劇、室內樂演出、現代舞表演都在復蘇。30%上座率限制,對許多劇目來說,是越演越虧。不少劇場主動策劃、引導一些原本計劃在小劇場演出的“輕量級”項目置換到大劇場。這樣的做法可以有效“止損”,但在置換場地前應該思考的是,如何通過巧妙的設計,燈光舞美的輔助,讓小劇目適應大劇場,避免造成“水土不服”,損失觀演體驗。

  當然,“輕量級”的制作,有一天也有可能變成“重量級”,發展的眼光十分重要。未來,當劇場上座率恢復如常時,可以追加投入,升級制作,實現新的創意。百老匯許多音樂劇的制作模式就是如此,不求一步登天,而是在漫長的周期中,由小到大,一步一步孵化成長。每一步都腳踏實地,不斷接受觀眾檢驗,才能降低風險,提高成功率。

  線下+線上成觀演新方式

  疫情中,音樂家譚盾完成了作品《武漢十二鑼》的創作,先后演了兩場,一場線下,一場線上。有意思的是,兩場演出大不相同。

  2月,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全球首演時,海外疫情還未蔓延,譚盾指揮大樂隊在臺上表演,臺下坐著1800個觀眾。首演后,譚盾在接受本報專訪時說,他最大的心愿是盼疫情早日平息,帶著《武漢十二鑼》回家。兩個月后,武漢解封,譚盾在上海直播了這部作品。彼時,國內劇場暫未開放,演出現場沒有一位觀眾,但吸引了7000萬人在線觀賞。

  這是一場真正的云上交響,表演者加在一起只有10來個,卻來自中國、美國、俄羅斯、日本、保加利亞、法國、韓國、挪威等不同國度,他們于武漢、上海、紐約三地,通過5G技術在線聯袂演奏。環形舞臺上只有“十二鑼”中的六面鑼,另外六面在“云”端,透過舞臺上的屏幕呈現。

  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創意?譚盾說:“限制恰恰是創作的源泉。”排練時,音樂家們被隔離在不同地方,只好“這里弄個手機,那里弄個網絡,這里弄個錄像,那里用個實況”。本是無奈之舉,反而成就了讓人耳目一新的表演形式。

  隨著劇場逐步恢復營業,“線下”“線上”同步,成了觀演“新常態”。譚盾即將參演的上海夏季音樂節,計劃今年所有演出全部“上線”。夏季音樂節主辦方上海交響樂團團長周平說:“疫情中我們演了太多‘云’音樂會,當6月13日,上交重新與觀眾見面時,音樂總監余隆指揮樂團奏出第一個音符,我和許多觀眾都感覺眼淚要掉下來:線下高質量的聆聽是不可替代的!但30%上座率限制下,能有線下體驗的觀眾太少了,線上直播是一種很好的補充。”

  雖是線上線下同步,但周平認為,線上演出不能僅僅把線下內容原封不動“搬”上去,因為看直播的觀眾不可能像在劇場內一樣,注意力不受干擾,需要通過“增量”和“互動”,讓觀眾留得住。6月13日那場音樂會的直播,就在曲目間隙增加了旁白,介紹作品背景。“我們設想,未來在直播中可以跳出各種信息,觀眾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長知識。比如演出結束后,演奏家可以直播帶貨,賣‘貝多芬’T恤、‘莫扎特’馬克杯等文創周邊,讓觀眾可以買買買,這種形式我們已經有過嘗試。”

  夏季音樂節藝術教育品牌,也都從“線下”走到“線上”,玩起新花樣,融入新概念。往年,學生節日樂隊每年都會線下報名,現場甄選,最終組成一支樂隊共同排練,登臺演出。今年,學生們將在網絡上參與“海選”,通過網絡投票“晉級”,他們還可以自己組隊,進行“云合奏”。“這樣一來,參與的人數更多了,而且全球學生都可以來,有助于提升音樂節的國際影響力。”

  “國際影響力”同樣是上海歌劇院院長許忠的追求。《唐·喬萬尼》線上版本在7月制作完成后,計劃在澳大利亞歌劇院、BBC卡迪夫國際聲樂大賽及其他海外藝術機構歌劇頻道播出。許忠說:“這些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平臺上聚集了大量歌劇迷,面向他們播出,將彌補疫情中暫時無法赴海外巡演的缺憾,讓世界看到上海正在做什么。”

  戶外舞臺成演藝新空間

  音樂人羅威一直有個夢想:舉辦一場“邂逅日落”戶外音樂會。觀眾在草坪上坐著或躺著,吹著風看著日落聽他彈鋼琴。他可以從傍晚彈到夜里,然后大家各自散去。而這個夢想即將在7月實現,“羅威的治愈小館”將在寶山智慧灣開幕,他將在那里舉行一場草坪祈福音樂會。

  過去幾年,羅威寫了200多首“鋼琴隨筆”,其中超過150首是寫給上海的“情書”。這些曲子最短的只有兩分鐘,最長的也不過5分多鐘。趕上互聯網音頻自媒體的浪潮,全網收聽數億次。2018年上海進博會期間,羅威創作了一曲《外灘漫步》,外灘第一次響起屬于自己的主題音樂,讓漫步其中的人流連忘返。在那以后,羅威就一直希望能把音樂會開到城市不同角落——如果能在外灘、在浙江路橋上開音樂會,演奏跟這些地標有關的曲子,那該多好?

  疫情新常態下的演出行業復蘇,從空間上看,戶外演出越來越多。5月30日,辰山草地廣播音樂節首先登場,上海歌劇院、上海愛樂樂團接連獻演,與等待已久的觀眾相見。上海的街頭藝人,如今也已紛紛復工。一年一度的“表演藝術新天地”已經拉開帷幕,街頭表演豐富多彩。7月的夏季音樂節,也將繼續在城市草坪音樂廣場開戶外音樂會。

  除了已有的戶外演出品牌,一些劇場和演藝機構也在積極開拓戶外“新空間”。上汽·上海文化廣場宣布,將在7月正式開放戶外舞臺,在主劇場之外探索多元的演藝空間。演出將利用綠地資源,打造周末戶外休閑音樂節的概念。在雙休日傍晚場和晚場,舉行音樂劇演員雙人音樂會、音樂劇版音樂會、戲劇體驗和時尚跨界活動。文化廣場還將戶外舞臺開放給各大演出機構和個人,目前,報名者十分踴躍,作品經過甄選后上演,將豐富戶外舞臺演出內容。

  疫情中,脫口秀演員走上倫敦街頭表演,德國一家戲劇表演團體開始在停車場演出,觀眾可以開著車過來,一家人坐在汽車里欣賞一部戲劇作品,就像去汽車電影院一樣。上汽·上海文化廣場副總經理費元洪說:“疫情之下,緩解公眾對于聚集性密閉空間的顧慮,戶外舞臺或將成為中間緩沖帶。”

  相對于室內劇場,戶外舞臺相對簡陋,也有一些新挑戰有待探索。沒有吊桿、沒有機械系統,如何讓一場小型音樂會有聲有色,并不簡單。費元洪希望,這里不僅僅是一個演出空間,更是一個生活休閑空間。文化廣場目前正在招商,在戶外空間形成“市集”,同時把烏鎮戲劇節上受歡迎的戶外演出項目請來,與觀眾互動。

  夏天正是戶外演出的好時節,但也易受梅雨、臺風等天氣因素影響,充滿不確定性。羅威的“邂逅日落”音樂會,原本計劃6月進行,因為天氣原因被迫延期到7月。因此,戶外演出很有必要做好預案。每年的夏季音樂節,主辦方都會為戶外舞臺的觀眾備好雨披和防蚊產品,如遇大雨、臺風,則第一時間發布演出取消通知。

  費元洪說:“目前,戶外演出沒有30%上座率的明確限制,但這不意味著演出方可以在防疫方面有所松懈。設計好觀眾席的間隔,避免人群聚集,做好實名制登記和場地消毒等,都十分必要。此外,戶外演出不只是熱鬧,應當找準定位,量身打造最適合的節目內容,在藝術品質上把好關,才能真正吸引觀眾。”

  專家把脈

  云場景的智慧劇院是未來方向

  解放周一:演藝行業復蘇,更重要的是外部刺激,還是自身蛻變?

  林宏鳴(上海大歌劇院運營籌備組組長、巴黎索邦大學博士研究生導師):優勝劣汰、涅槃重生的案例在演藝市場并不鮮見。但在災難面前,的確需要著眼于未來,給予演藝機構一些切實可行的政策引導和實際幫助。

  3月下旬,德國政府推出的價值500億歐元的一攬子針對該國藝術家和文化企業的援助計劃,受到廣泛關注。但我更關注的是德國文化部長莫妮卡·格魯特斯在一份聲明當中說的這么一句話:“我們應該抓住每一個機會,去為未來創造美好的事物。這也就是為什么‘藝術家’,不但是不可或缺的,而且還是至關重要的,特別是當我們置身于現在這樣一個危急關頭。”渡過疫情難關、走向演藝春天,從根本上來說還是要靠自身轉變和升華。人類正面臨一場全球危機。藝術,應該為時代、為未來留下屬于自己的獨特篇章。

  解放周一:疫情中,我們通過網絡聽到了伊朗的洗手曲,看到了法國的口罩舞,感嘆于意大利的陽臺音樂會。藝術和日常生活的聯系正在變得更加緊密嗎?

  林宏鳴:疫情中,藝術教育發生了從輔助角色到基礎作用的轉變。我的一位長居美國的朋友,夫婦倆加兩個兒子,趁疫情宅家的機會,天天排練四重奏,不亦樂乎。

  演藝行業的未來要做強、做大,需要承擔起學校還不那么重視的藝術教育的重擔。關鍵是實行兩個轉變,一是從豐富但并不連貫的藝術講座、藝術活動中,精心策劃和安排系統的藝術教育課程。二是更加注重藝術教育的有效性,針對現狀,盡可能做到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形象生動。

  解放周一:云技術會重塑演藝行業嗎?

  林宏鳴:云傳播在改變演藝新趨勢,云課堂在重新定義演藝新空間,云劇場成為演藝新景象,云技術在重塑演藝新格局。面對演藝未來的各種“云”可能,我們不能“陶醉”于網絡流量的表象,關鍵在于如何實現受眾從線上“云觀”到線下體驗的轉換,應該清醒地認識到手段和目的的本質區別。

  演藝機構不妨在平臺建設、渠道拓展、技術創新、傳播方式、在線互動等各方面多做些探索和努力,在激活受眾觀演需求過程中,把握好垂直深耕與水平擴充之間的關系。高等院校也可創造條件為藝術管理專業的學生,開設拍攝、編程、剪輯、特效等方面內容的講座甚至課程。

  解放周一:劇場的未來會發生怎樣的改變?

  林宏鳴:很多人在忙于眼前的工作,不少人在憂心未來的前途。其實我們更需要思考的是,今天我們做什么、怎么做才有未來。

  演出最大的魅力在于現場感和互動性。作為演藝市場平臺和中樞的劇院,單一的演出功能已經難以滿足演藝的發展和民眾的需求。以城市文化客廳的發展導向,著眼于新理念、新定位、新功能、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新能源和新體驗,結合信息化和智能化手段,通過時時在線連接多媒體、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以及末端動態感應等高科技終端,實現人與人、物與物以及人與物之間的智慧連接和資源共享。

  能夠實現云場景的智慧劇院是未來發展的方向。這是一種挑戰,也是一個機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上海演藝市場之“變”

2020-06-22 10:03 來源:解放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