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鎮御窯碎片的“拼圖”故事

2021年01月14日 07:30    來源:中國文化報    劉海紅

  在央視大型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標識的“藏”字內藏著一件瓷器——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國家寶藏》第三季第一期中第一件出場的文物便是它。史料記載,明永樂十八年(1420年),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與明成祖朱棣一起正式入駐紫禁城,見證了紫禁城滄桑巨變。江西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名譽所長江建新在《國家寶藏》節目現場介紹,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除了分別藏于故宮博物院、南京博物院的兩件外,在景德鎮與故宮博物院聯合舉辦的“明代御窯瓷器系列對比展”上,展出了考古工作人員在景德鎮用發掘出的碎片修復出的第三件,與故宮藏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共同講述著同樣器物的不同命運——

  優勝劣汰:同器不同命 

  基于江西景德鎮宋代青白瓷和元代青花瓷的聲名遠播和景德鎮優質制瓷原料高嶺土的富集,明洪武二年(1369年),朝廷在景德鎮設陶廠(1401年更名為“御器廠”,清代更名為“御窯廠”,以下稱“御窯廠”),自此,能工巧匠會集于此,擔負起燒造宮廷用瓷的使命,歷代沿襲,直至清代最后一朝宣統止。500多年間,御窯廠以高標準、嚴要求和不斷創新的姿態,源源不斷地為千里之外的紫禁城燒造了品類豐富、質量精湛的瓷器。這些瓷器主要被皇室成員用作日常飲食、陳設雅玩、祭祀與賞賚等。

  變形、開裂、色偏、失色……精品瓷器的燒造背后需要無數試驗,加之瓷器燒造復雜的工序,導致精品出現率極低。像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這種上乘之作往往只有幾十分之一甚至1/100的成功率。經過層層嚴格挑選,“獲選者”翻越千山萬水運至京城,藏諸深宮內苑,那么,“落選者”命運如何呢?

  根據對御窯廠遺址出土瓷片的研究考證,為防止宮廷用瓷流入民間,“落選者”會被就地打碎、集中掩埋。“我們在出土的碎片上發現了明顯的敲擊痕,證明這些器物是有意被敲碎的。”江建新說,官窯處理瑕疵品有嚴格制度,特別是明代早中期,哪怕不是試驗品或者瑕疵品,多出來的精品也會被銷毀。事實上,除了不可控制的變形、開裂、色偏等工藝技術問題導致器物被淘汰外,還有部分造型、釉色等都屬上乘之作的器物落選。江建新介紹,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修復的明成化青花龍鳳紋盤的顏色、造型、花紋都非常完整,屬于精品,但卻因為在繪制紋飾的時候“畫蛇添足”——在龍的前足上畫了六爪,最終被淘汰。有專家認為,這種瓷器如果不銷毀,一旦被發現,有可能給整個御窯廠帶來滅頂之災。

  因為這樣的制度,幾百年來,數量遠大于“獲選者”的“落選者”帶著那一段泥與火的歷史靜靜地躺在景德鎮不被世人所知的地下一角。

  重見天日:打開塵封的歷史 

  上世紀80年代初,適逢全國第二次文物普查工作啟動和景德鎮編撰文物志工作開展,以陶瓷考古專家劉新園為代表的老一輩陶瓷考古工作者在勘探中發現,景德鎮市郊南河、小南河、東河流域分布著大量晚唐至宋元時期的瓷窯遺址,揭示出景德鎮千年窯火不斷的歷史面貌。同時,在配合當時景德鎮市政府的一個工程項目的考古工作中,考古工作人員發現了一批官窯瓷片。“在一個下水管道修建工程中,我們收集了很多精美的官窯瓷片,在整理時又驚喜地發現這些瓷片可以拼接修復成整器。”江建新說,此后,景德鎮御窯遺址的考古工作得到了相關部門的重視和社會各界的關注,成立于1989年的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對遺址進行多次正式考古發掘和搶救性發掘,逐漸向世人展示了御窯廠為宮廷燒造瓷器的輝煌歷史,出土了數以噸計的御窯瓷片,為中國陶瓷歷史研究、明清歷代皇帝審美研究等提供了可靠實物資料。

  隨著御窯廠遺址考古工作的持續推進,一些“捕風捉影”的塵封歷史得到證實。1993年在景德鎮御窯廠遺址發掘出一批瓷片,經拼合修復后均為蟋蟀罐,且有五爪龍紋紋樣,從發掘地層來看,可以確定為明宣德皇帝的御用之器,證實了正史中沒有記載的宣德皇帝有斗蟋蟀的愛好,這與蒲松齡《聊齋志異·促織》提到的“宣德間,宮中尚促織之戲,歲征民間”相互印證。

  隨著御窯廠遺址考古研究的不斷深入,明清兩朝瓷器斷代研究有了標尺。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耿寶昌說,景德鎮御窯廠遺址未發掘時,我國的陶瓷研究尚有缺失。故宮博物院收藏的瓷器大多是流傳有序的,部分征集器物也難以斷代,景德鎮御窯廠遺址出土的遺物因為有絕對地層可考,相對年代和絕對年代比較明確,為明清兩朝瓷器斷代研究提供了一把標尺。在“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修復件沒有面世時,陶瓷考古界以其精湛的技藝等推斷其燒造時間為明宣德時期,碎片的出土和對其的修復讓人們認識到,中國在永樂時期就已經掌握了燒制大型器物的超高技藝,那時的瓷器已經成為“鄭和七下西洋”最常攜帶的中國特產之一;上世紀80年代,考古工作者在西藏薩迦寺發現了一個斗彩碗,專家認為是明宣德時期的器物,但很多學者并不認為這一時期有斗彩瓷。直到1988年,考古工作者在御窯廠遺址發現了兩片帶有“宣德年制”款且與薩迦寺斗彩碗紋飾一模一樣的瓷片,加之其位于明宣德時代地層,佐證了當時考古專家對薩迦寺斗彩碗的推測,也證實了中國斗彩瓷器的燒制不晚于宣德,可以說,這是一件改寫中國陶瓷史的器物。

  30多年來,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從未停止對這些瓷片的比對研究,經過不斷整理、拼對、修復,一大批明清御窯瓷器得以重見天日,熠熠生輝地出現在世人面前,訴說著那為世界貢獻東方智慧的窯火歲月。

  破“瓷”重圓:跨越歷史時空的對話 

  讓器物從數以噸計的瓷片中獲得重生的背后,凝聚了景德鎮御窯廠遺址考古工作人員的心血。“我們修復的瓷器中,最碎的一件是‘明永樂藍地刻白龍鳳紋梅瓶’,碎片多達600多片。”景德鎮陶瓷御窯博物院修復部主任江小民介紹,瓷器的修復看起來只是重復的比對,但其實復原一件完整的器物需要經過一系列復雜的過程。“我們修復工作要遵循‘多級分類,系列復原’方針,也就是要把每次發掘出來的瓷片按照器物的形制、紋樣、釉色、工藝類別等進行分類,再通過比對等形式分出來自同一件器物的碎片,有的時候同一個器型可能燒制了上百件,挑走一兩件,剩下的全部打碎混在一起掩埋,比對起來非常困難。”他說。

  除此之外,還需要對碎片進行清洗、粘接、配補、加固、作色等。這些工序缺一不可,“因為碎片長時間埋藏于地下,受土壤中化學物質的侵蝕,斷面有著不同程度的病害,因此清洗工作是否做到位會直接影響到最終器物修復的效果。”景德鎮御窯博物院副研究員白光華說,清洗分為物理清洗和化學清洗,物理清洗主要包括剔、刷和潔牙機、超聲波、高溫高壓等清洗方式,化學清洗則是用各類清潔劑以浸泡、擦拭、濕敷等方式進行。

  盡管修復過程復雜,但陶瓷修復要遵循“可逆”原則。“為了更好地保護好這些器物,我們的修復全部都是可逆轉的,為的就是當修復技術和材料有了進步時,可以徹底將我們現在的修復痕跡去除,復原成它出土時的樣子,以便日后研究人員對它們進行研究。”白光華說。

  隨著科學技術進步,陶瓷修復材料和技術有了較大突破。景德鎮陶瓷御窯博物院修復部經過不斷試驗,已成功將紋飾轉印、3D打印等技術應用于古陶瓷修復中。“3D打印主要用在配補環節,其原理是對器物進行數字化掃描,精準識別缺失部分的形狀、大小等,然后通過3D打印將其復原后進行鑲嵌。”江小民說。

  擇一事,終一生。30多年來,無數考古工作者對數以噸計的御窯瓷片進行整理、分類、研究,修復出千余件御窯精品瓷器,為中國陶瓷史提供了可靠詳實的實物資料。景德鎮陶瓷御窯博物院修復部目前有10名修復師,既有經驗豐富的老師傅,也有朝氣蓬勃的“90后”,他們因熱愛而聚集,為保護和傳承陶瓷文化的共同目標而堅守。“我覺得我工作的意義在于給了這些瓷器第二次生命,和它們的相遇相知,讓我成為時間的匠人。修復古陶瓷不在于將碎片拼湊在一起,更在于修復過程中對手中器物代表的歷史意義的理解,從而完成一次次匠人之間跨越歷史時空的對話,并通過修復好的器物向世人傳遞生生不息的文化力量。”江小民說。

  久別重逢:“落選者”與“獲選者”的會面 

  目前,北京故宮博物院和臺北故宮博物院是收藏明代御窯瓷器的主要單位,包括龍泉窯、磁州窯、鈞窯等不同窯場的產品在內,總數超過一萬件,而且多是清宮舊藏,傳承有序。經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考古發掘,御窯遺址出土的這些落選和殘次御窯瓷器,多可以與傳世瓷器進行器型、紋樣的對比。

  “2014年,故宮與景德鎮協商,決定舉辦以故宮博物院藏傳世明代御窯瓷器和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藏出土明代御窯瓷器對比為主題的系列展。”景德鎮陶瓷御窯博物院展陳部萬淑芳介紹,2015年6月2日,“明代御窯瓷器系列對比展”的第一個展覽“明代御窯瓷器——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洪武、永樂、宣德瓷器對比展”在故宮齋宮和延禧宮開幕,展出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文物297件(套),拉開了為期6年的“獲選者”和“落選者”從生產端到使用端重逢的序幕。2016年10月25日至2017年2月26日,“明代御窯瓷器——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成化瓷器對比展”在故宮延禧宮西配殿舉辦,展出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文物183件(套)。2017年9月29日至2018年2月28日,“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弘治、正德瓷器對比展”在故宮齋宮展廳舉辦,展出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文物163件(套)。2018年11月6日至2019年2月22日,“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明嘉靖、萬歷、隆慶瓷器對比展”在北京故宮景仁宮舉辦,展出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文物298件(套)。

  目前,正在故宮景仁宮展出的“御瓷新見——景德鎮明代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瓷器對比展”是“明代御窯瓷器系列對比展”的收官之作,展出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文物196件(套)。

  6年間,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對景德鎮御窯遺址出土瓷器文物的整理工作持續推進,一些過往發現的殘片又挖掘出新的可拼部分,越來越多珍寶重見天日。明永樂青花海水江崖紋三足爐、宣德青花纏枝蓮紋方流直頸執壺、明永樂青花纏枝蓮紋壓手杯……6年來,“明代御窯瓷器系列對比展”的5個展覽將1137件(套)傳世文物和出土瓷片修復標本做了對比研究。“這不僅讓‘獲選者’和‘落選者’得以重逢,揭示出‘落選者’之所以被打碎掩埋的真相,還集中展示了近年來景德鎮御窯廠遺址的考古發掘成就及瓷器研究新成果,全面反映了明代御窯瓷器的面貌及御窯的歷史,展示了御窯和景德鎮瓷器蘊含的優秀文化內涵,還展現了御窯廠主導下的制瓷技術創新、研發和對外來技術的引進成果,在促成御窯生產技術提高的同時,對景德鎮乃至全國瓷器生產的帶動作用、對14世紀以來世界各地瓷器生產風尚的引領作用。”白光華說。

  前世可鑒,今生可見,未來可期,景德鎮千年窯火的歷史將在新時代開啟全新征程。

  延伸閱讀 

  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2019年5月考察江西時關于“要建好景德鎮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打造對外文化交流新平臺”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實國務院《景德鎮國家陶瓷文化傳承創新試驗區實施方案》總體部署要求,扎實有序推進試驗區建設,把千年瓷都打造成國際瓷都,一年多來,景德鎮著力推進陶瓷文物與陶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活化利用,成立古陶瓷修復研究中心暨故宮文物醫院景德鎮分院,推動御窯廠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前期準備工作,加快建成御窯博物館。

  2019年12月28日,景德鎮御窯博物院掛牌成立,合并了當時的景德鎮市陶瓷考古研究所和御窯管理處。2020年,景德鎮御窯博物院完成2002年至2004年御窯考古發掘瓷片共計330箱的整理工作,共完成出土器物主動性修復80件、配合展覽器物修復30件、合作項目修復15件;完成館藏陶瓷保護修復方案的編撰工作和申報工作;聯合景德鎮陶瓷大學制作了“虛擬修復器物VR教學軟件”;建立了陶瓷科技檢測室、陶瓷文化整理室、陶瓷精修復室、陶瓷修復化學實驗室、陶瓷文物標本室;購買了X射線熒光光譜儀、臺式電鏡、高性能全自動拉曼光譜儀等電子儀器和三維掃描儀、3D打印機等修復設備,全面推進御窯文物修復研究工作。

  與此同時,景德鎮御窯廠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景德鎮御窯碎片的“拼圖”故事

2021-01-14 07:30 來源:中國文化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