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芭蕾為何自成一派

2021年01月21日 07:23    來源:人民日報    于平

  從創編理念到主題內涵的薪火相傳,以及對現實題材創作的孜孜以求,形成了別具一格、自成一派的中國芭蕾,在培根鑄魂、明德揚善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運用芭蕾語匯講述中國故事,詮釋民族精神、中國氣派,中國芭蕾正以更自信的姿態出現在國際舞臺、世界目光中,優雅而唯美地走入觀眾的心

  芭蕾,是“足尖舞”,更是“舞劇藝術”。經過幾代人耕耘,中國芭蕾已進入世界一流方陣,中國演員在國際上頻頻摘金奪銀,作品呈現出中國芭蕾獨有的藝術風格,得到國際認可和贊譽。

  中國芭蕾僅有60余年歷史,但已逐漸形成芭蕾的“中國學派”。第一部奠定中國風格芭蕾的舞劇作品,是在新中國成立15周年之際面世的《紅色娘子軍》。這部充滿現實主義精神的革命歷史題材舞劇,因其精湛的藝術表現而成為經典。

  創造獨具中國韻味的芭蕾語匯

  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的創排,借助了當年同名電影產生的影響力。梁信的劇本、謝晉的導演藝術以及祝希娟、王心剛、陳強等表演藝術家塑造的鮮明的人物形象,為芭蕾舞劇提供了創造基礎。

  1964年,《紅色娘子軍》在北京天橋劇場首演。半個多世紀以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排演的薪火相傳,迄今為止6代“瓊花”及演員們的精彩表現,讓這部中國芭蕾經典深入人心。

  從最初的創編者到后來的表演者,他們都深刻認識到,表現《紅色娘子軍》這樣的革命歷史題材,必須要走芭蕾舞本土化、民族化的道路。劇目的創演,是不斷向生活學習、向人民群眾學習的過程。創作者從作品內容和人物出發,運用芭蕾原有的特點和技術,將它與中國的民族民間舞相結合,創編新的動作語匯。在保持芭蕾收緊、挺拔、外開性等特點的基礎上,提煉現實生活中豐富的造型動作,融入勞動人民健康開朗、意氣風發的情感,創造出獨具中國韻味的芭蕾語匯,為芭蕾“中國學派”的形成奠定了堅實基礎。

  可以說,《紅色娘子軍》創新了敘事風格。運用芭蕾特有的形式手段,表現中國人民特有的生活和情感世界,逐漸成為中國芭蕾一脈相承的創作共識。

  為了排演好這部紅色經典,中央芭蕾舞團一代代舞者在嫻熟掌握芭蕾技術的基礎上,也在繼承發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創作傳統。他們不僅要掌握生活動作的外部形態及其內在依據,更要重溫革命歷史、追尋紅色足跡,以準確表現人物的思想情感。舞者們既通過排演理解了如何用芭蕾講好中國故事,也接受著革命精神的熏陶和洗禮。塑造角色的同時,也在塑造自己。正如中央芭蕾舞團團長、第三代瓊花扮演者馮英所言:“中央芭蕾舞團4000多場的演繹中,先后培育了30多位‘瓊花’和20多位‘洪常青’。在‘娘子軍連’旗幟的感召下,新一代‘娘子軍’們將繼續成長!”

  開拓革命歷史題材的表現空間

  運用芭蕾舞的形式和手段,表現革命歷史題材,已逐漸形成一種文化現象和創作自覺。遼寧芭蕾舞團創演的《八女投江》、上海芭蕾舞團創演的《閃閃的紅星》、中央芭蕾舞團創演的《沂蒙》和廣州芭蕾舞團創演的《浩然鐵軍》,都體現出《紅色娘子軍》創編理念的薪火相傳。

  《八女投江》曾在第十一屆“中國藝術節”中獲“文華大獎”。該劇由兩幕構成,每一幕又各由三個情境鏈接。作為《紅色娘子軍》創編理念的一脈相承,該劇很好地處理了三對關系:軍事動作和芭蕾風范的關系、劇中“八女”的人物共性與個性的關系、抗日戰爭的敘述主線與日常生活敘事的關系。

  《閃閃的紅星》已應邀參加今年的“全國舞蹈展演”。該劇也由兩幕構成,每一幕各有三個情境。在處理軍事動作和芭蕾動作關系方面,《沂蒙》與《閃閃的紅星》類似。只是在《閃閃的紅星》中,編導是以成年后的潘冬子(舞劇首席)的視角來結構其成長過程中的“心路歷程”;而在《沂蒙》中,編導是在客觀視角中表現英嫂(舞劇女首席)“乳汁救傷員”和“冰河扛浮橋”的義舉。

  從表現形式看,《沂蒙》中的“膠州秧歌”女子舞蹈與《紅色娘子軍》中黎族“錢鈴雙刀舞”有異曲同工之妙。如果說,通過民族民間舞打造中國芭蕾風格是一種創作理念的傳承,那么,《八女投江》中多位女戰士各自演述的“發散式結構”、《閃閃的紅星》中潘冬子追憶自己心路歷程的“主觀視角”,已同步于當代芭蕾舞劇“心理描寫”的表意追求,開拓了表現空間。

  劇作家閻肅在談及自己的藝術追求時,曾將“風花雪月”重新解讀為鐵馬秋風、戰地黃花、樓船夜雪、邊關冷月。這種“風花雪月”,也應是革命歷史題材芭蕾舞劇的審美追求。

  詮釋民族精神和中國氣派

  深化對現實生活的表現力度,已成為中國芭蕾創新的第一推動力。近年來,中央芭蕾舞團在增強創造之力、創新之力、創作之力上下功夫。創作者在現實題材的真實性、典型性、引領性方面精心打磨——追求細節的真實,創造時代的典型,把握精神引領的正向。《鶴魂》《敦煌》《花一樣開放》作品的相繼問世,體現出這方面的驕人成果。

  創演于2015年的《鶴魂》,分為《青春的旋律》和《青春的禮贊》兩幕,表現了當代青年的逐夢故事。舞劇女首席夢娟的原型是歌曲《丹頂鶴的故事》中的主人公。“走過這片蘆葦坡,你可曾聽說?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用芭蕾表現“丹頂鶴”,讓人不禁聯想到芭蕾史上經典的“白天鵝”。不同的是,《鶴魂》表現的不是“小愛”,而是種“大愛”,是那位叫徐秀娟的女孩對生態保護傾注的愛。兩年后,芭蕾舞劇《敦煌》創演完成,劇中男首席吳銘的原型是敦煌第一代文物保護工作者的代表常書鴻。我們欣喜地看到芭蕾對于“敦煌舞姿”的呈現,劇中首席“飛天”的動態形象是點睛之筆,而壁畫造像中的形象以不同方式“跳”進作品,使人感嘆這是“真正的芭蕾”,更贊嘆這是一部“真正的中國芭蕾”!

  創演于2020年的《花一樣開放》演繹了鄉村志愿者何琳遠赴苗鄉開展脫貧攻堅的故事。作為芭蕾舞劇的表意手段,該劇苗族舞蹈的造型風格天衣無縫地融入芭蕾的敘事表達中,而不是將其作為常見的插入性舞段。《敦煌》和《花一樣開放》帶給我們的欣喜,在于“敦煌舞姿”和“苗族舞蹈”與芭蕾的水乳交融。可以說,《鶴魂》《敦煌》和《花一樣開放》都是現實題材的舞劇佳作,一部比一部成熟。

  正是這種從創編理念到主題內涵的薪火相傳,以及對現實題材創作的孜孜以求,形成了別具一格、自成一派的中國芭蕾,在培根鑄魂、明德揚善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運用芭蕾語匯講述中國故事,詮釋民族精神、中國氣派,中國芭蕾正以更自信的姿態出現在國際舞臺、世界目光中,優雅而唯美地走入觀眾的心。

  (作者為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顧問)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中國芭蕾為何自成一派

2021-01-21 07:23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