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劇場里總是女觀眾多

2021年02月09日 08:03    來源:解放日報    記者 吳桐

  上個月,演員阿云嘎出演的音樂劇《在遠方》上海首演開場前,戲劇類自媒體“好戲”創始人魏嘉毅曾花10分鐘數了一下觀眾席里的男性:8個,包括他自己。上汽·上海文化廣場的大劇場有1949個座位,75%上座率限制下,可售票1400多張,算起來男觀眾比例不足1%。

  這樣極端的男女比例,魏嘉毅不是第一次在劇場遇到。記者從上汽·上海文化廣場得到數據:在30萬劇場會員中,女性占比71%。上海國際舞蹈中心的數據顯示,在2020年,購票者中女性觀眾逾80%。不過,來現場看演出的人群中,女性比例有所下降,一種可能是女性買完票請男性觀眾一同觀看。

  古典音樂領域應該不同吧?印象中古典樂迷群體大多是男性,理工科背景的尤其多。但上海交響樂團品牌總監陸菁告訴記者,雖然樂迷群里最活躍的觀眾幾乎都是男性,但統計顯示,去年來上海交響樂團看演出的,還是女性居多,大約占60%。

  男性不愛藝術?

  2014年,魏嘉毅初創“好戲”時,微信公眾號后臺顯示,關注者中女性占60%。這些年,粉絲不斷累積的過程中,女性的比例也不斷上升,目前約占80%。“我覺得是一件好事,說明中國女性的文化消費意愿和消費水平的崛起。”魏嘉毅說。

  觀眾周以沫今年29歲,疫情發生前,她平均每年要看50場戲。“就像女性愛追劇,男性愛看球一樣,看上去挺正常的。只是我發現,大學里參加校園劇社的時候,男生并不比女生少。可能在大都市工作的男性,壓力比女性更大,無暇開展文藝生活。再加上,女性可能更喜歡去現場‘打卡’。”

  不同的藝術門類,觀眾的男女比例也有差異。近期比較受歡迎的線下脫口秀,男觀眾的比例就高于平均數。同時,開心麻花的演出也有更多男觀眾喜歡。“這其實反映了男女觀眾審美的差異,女性觀眾的藝術品位似乎更開放,更有復合性。”魏嘉毅說。他還觀察到,年輕未婚女性是劇場消費的主力群體,上汽·上海文化廣場的數據印證了這一點:19歲到39歲的觀眾占比89%。“隨著女性結婚,特別是有了孩子之后,重心轉變到家庭上,去劇場的次數會明顯下降。”

  周以沫恰好屬于魏嘉毅所說的“未婚女性”群體,她的夢想是,找到和她一樣喜歡劇場藝術的另一半。

  女觀眾更愛看男主演?

  雖然劇場中女性觀眾多,但并不意味著舞臺上的女性角色同樣多。

  音樂劇演員丁臻瀅說,在音樂劇市場,目前盛行“大男主”戲,這和綜藝《聲入人心》帶火一批男性音樂劇明星有關。“這都是市場選擇的結果。總體來看,這對音樂劇女演員來說也是一件好事。以前我們最怕的是臺下沒有觀眾。至少今天我們不再擔心這一點了。觀眾因為男演員進來了,也有可能關注到‘這個女演員也演得不錯’。”

  丁臻瀅指出,許多海外經典音樂劇都是以女性為主角的,比如《媽媽咪呀》《伊麗莎白》《魔法壞女巫》等。“最明顯的就是迪士尼公主系列音樂劇,都能算‘大女主’戲。可能等到下一代觀眾培養起來,他們會更加關注戲本身好不好,而非演員是誰。”

  最近,綜藝節目《戲劇新生活》上演,豆瓣評分9.3分,讓話劇進入更多人視野。但《戲劇新生活》上出現的8位話劇演員都是男性。他們在排演作品時,女性角色也由男性反串。

  是否在話劇內容生產者,特別是演員中,仍然以男性為主導呢?據魏嘉毅了解,本來劇組打算請四男四女,最后因為演員檔期和節目形式的關系,請了“全男班”。“其實在戲劇領域,女性從業者的比例比很多行業都高,有不少優秀的女導演和女演員。”

  魏嘉毅認為,受眾也在反向改變著內容。因為劇場觀眾以女性為主,即使是男編劇、男導演、男演員的作品,也越來越在作品中體現對女性需求、女性審美的尊重。周以沫說:“我希望看到更多女性題材的作品。當然,以男性為主角的作品我也愛看,但希望里面能有更多立體、豐滿的女性角色。”

  拓展多元的觀眾群

  不僅是中國,在全球劇場,幾乎都是女觀眾多于男觀眾。維也納聯合劇院CEO弗蘭茲·帕泰曾在上海參加音樂劇論壇時說,在維也納,75%的觀眾是女性,超過60%的觀眾在40歲以下。堀制作株式會社現場娛樂板塊戲劇制作部總制作人梶山裕三介紹,日本音樂劇觀眾中,90%是女性,而且長期以來沒有變過。

  “我去過很多國家的劇場,都有一個苦惱,中場休息時女洗手間總是排著長隊。”觀眾趙露說,除了洗手間,女性觀眾通常會有更多隨身物品需要寄存,這些需求都需要更周到地考慮。

  趙露建議劇場定期通過問卷調查的方式,了解觀眾對劇場硬件和軟件服務的期待。同時,也讓觀眾有權決定自己在劇場能看到什么演出。“其實很多劇場已經在這么做了,在演出季規劃中充分聽取觀眾的意見。”

  面對女性觀眾居多的現狀,劇場藝術是應該繼續迎合年輕女性觀眾群,還是另辟蹊徑去爭取更多元的觀眾?梶山裕三覺得,劇場作為社會的一部分,應該更多地拓展多元的觀眾群,那就要了解不同的人群,了解他們喜歡看什么。

  觀眾沈一磊說:“我和周圍的一些男性觀眾比較喜歡科幻題材的作品和游戲IP改編的舞臺劇。這些作品對舞臺效果的要求較高,更依賴劇場技術的升級換代。”沈一磊認為,未來舞臺藝術的市場細分程度可能會越來越高。“我聽過《王者榮耀》交響音樂會,現場大多是游戲迷,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為某一類觀眾群體量身定制的舞臺藝術作品。”

  了解觀眾、為觀眾畫像很重要,但一味迎合某類觀眾,觀眾不一定買賬,就像擁抱大數據的影視作品不一定賣座一樣。國舞劇場營銷主管張奕相信,藝術細胞或者說藝術偏好并不是由性別決定的。“我們做好內容,吸引到喜歡這些內容的人,就夠了,不會為了其他目的而改變藝術標準和初衷。”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江濤 )

為什么劇場里總是女觀眾多

2021-02-09 08:03 來源:解放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