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羽:持續增強舞劇傳播能力

2021年02月19日 07:45    來源:人民日報    慕羽

  舞劇靠節目單來補足劇情,借字幕交代人物關系,一定程度上延續的是“文字敘事”的思路,創作者對舞劇敘事的理解需要更加開放,讓角色化的舞蹈跳進觀眾心里

  近日,重慶市歌舞團原創舞劇《杜甫》中的一個舞段,在全網累計播放量突破20億。這種現象,值得關注。

  隨著社交媒體的普及,原創舞劇《孔子》的“采薇舞”段落、原創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的“漁光曲”段落,突破了舞劇的專業受眾群,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響。這些舞段被賦予了獨立于戲劇情境之外的含義,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讓我們充分意識到舞劇走向大眾的重要性。

  舞劇的線下傳播啟示更大。比如,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持續升溫,逐漸形成口碑、獎杯和流量匯集的話語場。該劇既是革命歷史題材,也是凝結高度戲劇性的懸疑諜戰題材。其劇場語言和蒙太奇般空間關系的開掘,滲透著跨媒介的吸引力。該劇成功的主要原因還在于“唯愛與信念永存”的主題深化,與諜戰、推理、懸疑等元素結合,產生了一種“潤物細無聲”的力量。

  當然,個別舞劇的“破圈”,不意味著舞劇藝術的整體“出圈”。要持續增強舞劇藝術的傳播能力,需要在舞劇敘事結構和表現手法上持續創新,實現宏大敘事與個體敘事的平衡,回應大眾的現實情感和精神向往,提升人文溫度。

  首先,創作者對舞劇敘事的理解需要更加開放,讓角色化的舞蹈跳進觀眾心里。目前,一些舞劇靠節目單來補足劇情,借字幕交代人物關系,用啞劇或較為寫實的動作來敘述情節,一定程度上延續的是“文字敘事”的思路,這種做法有待探討。舞劇敘事是身體、聲音、空間、畫面等復合敘事的產物,其獨特性恰恰是身體和空間的隱喻性、多義性、抽象性、寫意性,這既是20世紀舞劇發展的重大革新,也能讓觀眾感受中國傳統美學虛實相生的魅力。比如,舞劇《記憶深處》中,編導佟睿睿借由張純如的“真”,從不同視角揭示歷史真相,也找到了真正屬于角色的舞蹈語言。

  其次,創作者既要深入打磨舞劇的技術性細節,也要超越創作內部的精細化,不斷帶給大眾更富創造性的藝術享受。“為舞而舞”的風格化舞段是舞劇創作的一種套路,同質化程度高,角色易走向扁平化,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創新。所以,舞劇中的群舞風格不應只為展現而展現,而是要體現舞劇語言體系的整體表意。以舞劇《草原英雄小姐妹》為例,劇中有出色的群舞編排,編導趙明突出了當代人珍視生命的視角。蒙古族風格的“馬舞”和“羊舞”為強化人物關系起到了重要作用,提升了戲劇情境與人物塑造的交互感,體現出較高的藝術性。

  提升作品的文化品質,才能真正實現中國舞劇藝術質的突破。這讓我不禁想起了1979年首演的大型民族舞劇《絲路花雨》。它帶來了古代樂舞文化的振興,為中國古典舞的傳承與創新開拓了新思路,啟發了文學工作者以敦煌題材進行創作,引發了關于“英娘的琵琶為什么要反彈”的學術話題討論。更有意義的是,觀眾不僅喜歡上了舞劇中嫵媚的英娘,看似神秘的敦煌學也走進了大眾視野。這是一次具有文化價值的舞劇“破圈”。

  可以預見,隨著科技的進步和互聯網發展,未來的舞劇觀看體驗方式將更加多元。但創作不能僅以“網紅舞”為目標,需走向質的突破,從而實現對舞劇敘事“可舞性”認知的整體超越,將中國舞劇創作推向更高水平。

  (作者為北京舞蹈學院教授)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慕羽:持續增強舞劇傳播能力

2021-02-19 07:45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