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賽頻發博彩橫行 電競行業監管短板亟待補齊

2021年02月25日 07:45    來源:經濟參考報   

  近年來,涉及電子競技選手、俱樂部的假賽事件頻出,引發廣泛關注。中國電子競技受眾目前已突破4億人,其中大部分為青少年群體,電競中存在的假賽、博彩等一系列問題不但涉嫌違法,還通過網絡渠道將錯誤的觀念、理念傳遞給了青少年群體。業內人士認為,監管機構必須加強監管力度,采取頂格處罰手段,對不良現象“露頭就打”。

  假賽頻現 行業監管面臨“技術難題”

  根據調查,2020年國內電競受眾已經穩定在4億人以上。2019年中國電競市場規模突破1000億元,2021年預計將突破1600億元。然而,電子競技誕生之初,假賽就是繞不開的話題,即使當下整體環境較為成熟,依然有不少選手鋌而走險。

  2020年至2021年初,國內先后爆出多起假賽事件。2020年3月25日,Rogue Warriors電競俱樂部對其英雄聯盟職業聯賽選手王湘做出處罰,宣布與其解約;2020年5月15日,中國的世界知名戰隊Newbee俱樂部DOTA2分部因“參與不正當競賽并從中獲利的行為”,被禁止參加DOTA2賽事;2021年1月4日,英雄聯盟發展聯賽中的Young Miracles戰隊教練周星辰被游戲主辦方處以禁賽3年的處罰……

  南京Hero久競電子競技俱樂部負責運營的徐濤表示,打假賽的情況在電競圈內確實存在,尤其是在低級別比賽。“低級別聯賽的選手職業壽命比較短,收入相對較低,就想通過這些方式去賺錢。”徐濤說。

  QG俱樂部創始人李林客在參加媒體節目時也表示,對于一些正規的、受眾群體比較多、資金充足的職業聯賽而言,一線俱樂部直接參與假賽的情況較少。但有一些聯賽圈子,打假賽的情況相對較多。“感覺這些俱樂部如果不打假賽、不掙這個錢,俱樂部就活不下去。”李林客說。

  “不過,目前對于假賽的認定其實相對困難。”知名游戲賽事解說周凌翔也在參加媒體節目時說。他表示,有一些比賽看著就像是假賽。但選手可以發揮不好、狀態欠佳或者自己水平不夠來辯解,除非有十足的證據,不然賽事主辦方也難以認定。就算選手收了錢打假賽,對于選手的私人賬戶,也無從監管,很難“抓賊抓贓”。

  博彩、盤口直播加劇電競行業亂象

  近年來,電競領域的關注度“水漲船高”,商業價值不斷被放大,境外博彩行業當然不愿意放棄這一塊肥肉。大量針對電競賽事的博彩盤口在境外網站、地下網站大行其道,一些直播平臺的主播通過盜播比賽的方式引導觀眾參與賭博,開設分析“盤口”的直播內容。博彩也已逐步成為各類賽事“假賽”頻發的主因。

  巨野電競負責人樊偉告訴記者,現在國內的一些比賽,不少戰隊的贊助商就是境外博彩公司,在正式比賽中,這些博彩公司的Logo會隨著戰隊圖標一并出現在直播中。

  “整體的玩法和球類運動的博彩基本沒有什么區別。但如果用足球來類比,電競的大型、正規聯賽就像是歐洲足球,博彩公司較難操控;小型的、二三線比賽就像是東南亞足球,博彩公司已經帶著小俱樂部一起玩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電競媒體負責人說。

  樊偉說:“為了不那么明顯,現在電競博彩的玩法很多,賭的都是一些單項細分內容,比如哪方率先完成一次擊殺、哪位選手評分會最高等等。在大比分上,最多‘導演’強隊輸小分但不輸比賽,這樣既保證強隊的成績,還能獲得博彩收入,不至于被口誅筆伐,被懷疑打假賽。”

  同時,由于電競博彩公司多設在境外,不在中國法律的管轄范圍,難以監管。加之境外博彩合法化,許多體育博彩公司開始“深耕”電競領域,資金熱錢的大量涌入更讓電競圈假賽現象難以根絕。“國內的一些俱樂部,甚至還會根據盤口自行押注‘砸盤’,自己帶頭深度參與其中,賺得盆滿缽滿。”樊偉說。

  不能單靠“行業自覺” 監管須形成合力

  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我國電競行業的受眾大部分是青少年,電競行業的假賽、博彩問題一方面在傳遞錯誤的觀念觀點,另一方面也容易誘導青少年參與到電競博彩之中。

  根據英國安全賭博咨詢委員會統計數據顯示,在2019年,英國有17%的電競賭博參與者年齡在18歲至24歲之間。近兩年,英國參與電競賭博的11歲至16歲未成年人數量翻了兩倍,達到了5萬多人。國內的情況也不容樂觀。

  多位電競行業內部人士表示,目前行業內部的監管缺乏統一標準,各個聯賽對待假賽,對待俱樂部、選手參與博彩的行為,處罰力度完全不同。

  騰競體育LPL(英雄聯盟職業聯賽)生態負責人孫政說,為了打擊電競假賽,LPL已從預防、調查、處罰三個角度展開工作。

  “預防措施是通過與律師進行合作,制定相關懲罰規則和行業規范;檢測檢查是建立舉報系統,同時對選手的比賽習慣進行大數據分析,并通過與北美總部合作,盯住博彩盤口,如發現與盤口走勢雷同的比賽,便觸發調查流程。”孫政說。

  孫政同時指出,對電競行業來說,假賽是行業內部進行處罰,違反的是行業規范。由于規則不統一,處罰力度也是行業內部自定的,從行業內“封殺”。這樣的監管力度很難阻止電競假賽以及博彩行業對我國電競產業的滲透。

  孫政和樊偉建議,可以參照足球,由國家層面牽頭,引導正規體育博彩機構進入我國的電競行業。“同時將電競納入體育彩票的法律監管系統,讓電競假賽成為違法犯罪行為,接受法律處罰,增加假賽成本。”孫政說。

  上海市電子競技運動協會秘書長朱沁沁也曾向媒體表示,由上海率先推出的電競運動員注冊制度應該大力推廣。“上海注冊范圍管轄之內的運動員如果涉嫌假賽且被證實,就會吊銷其運動員注冊資格并永久禁賽。同時,這樣的處罰不僅包含該運動員當前從事的單項,也會覆蓋到電子競技相關的所有項目和行業,例如轉換比賽項目,轉型做解說、主播等,從而形成全方位的震懾。”朱沁沁說。(記者 薛天 郭方達 王恒志 西安報道)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江濤 )

假賽頻發博彩橫行 電競行業監管短板亟待補齊

2021-02-25 07:45 來源:經濟參考報
查看余下全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