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擺的暑期檔 出走的電影人

2020年06月22日 09:48    來源:北京商報   

  如無意外,6月正值暑期檔的開始,對于電影人而言只有兩個字——“忙碌”。但如今,受疫情的影響,6月對于他們來說已成為一道選擇題——“堅持還是離開”。6月19日,已開業十年的盧米埃重慶金源IMAX影城宣布將于7月14日正式閉店,而此前包括上海美亞影城、金逸影城(常德澤云店)、托吉斯影城(云浮郁南店)在內的多家影院,也在本月宣布閉店。影院閉店的背后,是電影人在此次寒冬中無奈出走的縮影,無論是影院普通員工還是經營者,抑或是電影投資人,在經歷了近5個月的停業重擔下,許多人還是決定選擇離開。

  電影放映員:

  “停薪3個月,我也要生存”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跟經理說想請個假帶孩子去迪士尼,但是因為暑期檔經理沒有批我假,而如今,我只想回到電影院,哪怕24小時連軸轉我都不會有一句怨言。”

  吳強是河南省某影院的電影放映員,至今已在這一崗位上工作了四年。在他的手中,既放映過《我不是藥神》《芳華》《少年的你》等國產片,也有《瘋狂動物城》《速度與激情8》《復仇者聯盟4》等海外大片。看到當下電影行業的現狀,吳強不由得唏噓,“此前真的是沒有想到電影院也能有這么安靜的時候,而且是一下安靜了近半年”。

  說起吳強最初進入電影行業,還是因為自己喜歡看電影。“當時也沒有想很多,就是喜歡看電影,覺得當了電影放映員,就能直接看到各種各樣的電影。”回憶起此前的工作場景,吳強的語調明顯變得輕松起來。但如今,吳強已決定離開這一崗位,并開始在其他行業重新尋找工作。

  “自影院停業后,最開始影院還能為大家發基本保障工資,但兩個月后,所有人就都處于停薪留職的狀態,至今已有3個月的時間。而在上個月,影院經理也跟我們交了底,最多只能再堅持兩個月。現在整個行業大家都不易,但我也需要生活,不能一分收入都沒有。”吳強如是說。

  “100萬影院從業者需要生存。”導演賈樟柯曾在微博中說道。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自今年1月影院相繼暫停營業后,不少影院員工的收入便受到影響,或與吳強一樣,停薪留職,或是直接被影院裁員。據中國電影家協會牽頭調查并發布的《電影院生存狀況調研報告》顯示,早在3月底,便已有20%的影院進行了裁員。且不只是小型影院或獨立影院的員工,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影投公司也進行了裁員,其中CGV便被曝出裁員約30%,主要涉及的是兼職以及部分崗位普通正式員工。

  在這一背景下,眾多影院員工開始尋找另外的出路,有的在最初便直接離職,找另外的工作;而尚未真正離職的,也在通過送外賣或是在超市、快遞公司等兼職,從而獲取收入保障生活,對于未來是否會繼續堅持在這一行業,很多人心中也沒有明確的答案。吳強表示,“很多人現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誰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么樣”。

  影院老板:

  “房貸都快還不起了”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未交電話費”“您所撥打的電話無人接聽,請在滴聲后留言”……自影院暫停營業以來,北京商報記者便持續關注著影院的發展情況,而與最初電話能被接通不同,當下多家影院的電話已變成以上的機器回復。而這則意味著,在影院員工另覓出路時,部分影院老板也已扛不住壓力,選擇退出市場。

  “去年我才剛剛投入幾十萬元,把影院重新裝修了一下,想著今年能夠吸引更多觀眾,沒想到疫情把計劃全部都打亂了。”王建安在安徽省某三線城市開了一個有6個影廳的影院,至今該影院已營業了三年,并有上萬名會員。此前影院大多能保證收支平衡,略有盈利,但自今年停業以來,影院的經營壓力驟然加大。

  據王建安透露,停業最初,影院為了節省開支,只留下部分員工值班,但后續因成本壓力較大,所有員工停薪留職,“現階段影院已把能縮減的成本壓到最低,但每個月仍會虧損近10萬元”。

  三線城市影院每月虧損規模尚且如此,更不要說一線城市了。北京商報記者從業內了解到,一線城市規模較大的影院,每月成本能達到百萬元級別,其中房租占據大頭,占比達到約五成甚至更高,而由于停業無法獲取收入,只能持續扛下經營成本。

  為了能夠獲得一定流水,經營者們也曾試圖通過售賣店內的零食、飲料,或是提前打折銷售電影票等,但收效甚微。王建安表示,零食、飲料只能降低賣品的損耗,此外因影院開業時間未定,同時電影票一直也不算貴,所以觀眾對于優惠電影票的興趣也不大,對于每月數萬元的租金,這些起不到太大作用,“我把能賣的都賣了,心想這背水一戰只要能挺過去,就有希望,但如今我有的只是絕望”。

  王建安也曾與房東就租金能否給予減免而進行商談,但也沒有獲得理想的結果。“只是在前兩個月減免了一小部分,后邊就沒有減免了,現在我連自己的房貸都快還不起了,所以已經著手將影院轉手,退出市場及時止損。”

  北京商報記者從多位影院轉手中間商處獲悉,目前前來咨詢影院交易的賣家數量較往年同期翻番,主要集中在二三線城市,盡管咨詢數量較多,但真正達成交易的較少。據中間商李先生透露,現在整個環境都不好,影院又屬于重投資項目,一家轉手價至少數十萬元,高的則能達到千萬元,因此人們都較為謹慎。

  電影投資人:

  “本就十投九輸,更別提現在”

  影院尚無開業時間,院線電影也無法定檔,此前為制作、宣傳投入的資金,便暫時無法收回,這也令不少電影投資人的心懸在半空。

  從事互聯網行業的趙宇,曾因合作的機會接觸到部分中小電影公司,看到近年來電影票房的快速增長,便也動起了投資院線電影的念頭。“之前投資的電影也都是小項目,與高票房大片相比,存在感很低,并未獲得多少收益,也出現了虧損,但想著虧損在承受范圍內,就繼續投資了其他項目。但今年的情況,虧損是肯定的了,而且虧損規模也不會只是之前的小數。”

  電影行業的風險眾所周知,由于前期無法明確預判上映后的票房情況,此前制作階段又必須持續對內容及宣發進行投資,因此收入不及前期投入是常見現象,而電影項目十投九輸,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而今年以來,電影投資人承擔的風險進一步提升。因疫情防控的需要,劇組曾一度中斷拍攝,院線電影也無法制定上映計劃,項目進程難免陷入停滯,并產生更大的虧損。且值得注意的是,業內有消息稱,部分電影公司僅單日便虧損百萬元。盡管部分院線電影在短期內選擇線上發行,提前挽回部分損失,避免更大虧損的出現,但這也在市場上掀起一陣爭議,并引發影院方的不滿。

  趙宇表示,目前自己手中還有一部投資的院線電影尚未完結,待該項目完結后,也不再對其他項目進行投資了。短期來看,影院還無法恢復正常營業,意味著院線電影仍無法實現票房收入收回成本。從長期來看,影院即使恢復營業,也仍會在一段時間內控制每一個場次的觀眾數量。在單場票房有限的情況下,影院為了獲得更高收入,也會選擇更具票房吸引力的影片進行排檔,此時其他電影項目的處境可想而知。既然如此,不如脫身離去。

  “離開只是暫時的,我想我有天還會回來。”趙宇堅定地說道。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