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熱轉冷 京城民宿花式自救

2020年06月22日 09:50    來源:北京商報    關子辰 楊卉

  在北京市突發公共衛生應急響應級別由三級調至二級之后,原本將借端午節吸金的京郊民宿再一次由熱轉冷,6月21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不少民宿暫停營業,訂單數量也急轉直下。另一邊,此前已經暫停4個多月的城市民宿在這一輪調整中仍然持觀望態度,甚至有些短租民宿轉型做長租,借此吸引客流。

  急轉直下

  “業務剛剛有點起色,這一下又回到了谷底。”北京懷柔一家連鎖民宿的創始人桃子(化名)不禁感嘆道。桃子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他經營的京郊民宿目前已經暫停營業,除了退訂的訂單外,也在忙碌著一些退款的工作。據了解,桃子經營的民宿在北京擁有多個項目,共有200-300間客房,在民宿暫停營業后,桃子本打算借助端午小長假恢復營業額的想法又一次落空了。

  桃子表示,今年5月,其位于懷柔的鄉村民宿項目才恢復營業,此前因為疫情一直暫停營業。在疫情好轉之后,6月初,他所經營的民宿項目周末已經恢復了70%-80%業務量,就在他積極籌備端午節如何接待游客,使業務量進一步復蘇的時候,北京出現了新的疫情變化。

  與桃子類似,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目前延慶等地已經有不少鄉村民宿暫停營業,“出于防控疫情的需要,不少民宿在上周已經陸續暫停接待了”。一家民宿負責人表示,“即便不暫停營業,以目前北京疫情的形勢看,也很少有人愿意來,相比兩周前,訂單量可謂急轉直下。”

  6月16日,在北京宣布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響應級別調整至二級后,不少游客修改了原定的周末和端午旅游計劃,其中,住宿產品退改需求十分集中。愛彼迎、小豬短租等民宿短租平臺都針對北京新出現的疫情變化推出了新的退訂政策。

  在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高級經濟師趙煥焱看來,新的疫情沖擊下,也讓京郊民宿市場再次蒙上了一層陰影。

  轉租應變

  與京郊民宿由熱轉冷不同,在新一輪疫情變化下,提早轉型的城市民宿也將“以變應變”進行到底。

  一位城市民宿經營者表示,隨著疫情形勢的逐漸好轉,部分城市民宿已經在進行復工準備,也陸續接到了一些顧客訂單。此前按照計劃,6月底城市民宿可以恢復營業,但此次北京疫情形勢的再次變化,也讓新接到的幾個訂單被取消,城市民宿重啟再一次變得“遙遙無期”。

  無法恢復營業,房源長期空置帶來的損失日漸增大,在此背景下,民宿經營者也盤算著將房子租出去。“我們經營房源主要的開支就是房租,另外,小院還進行了特色改造設計,裝修費用及后續改造也是一筆較大的開支。為了覆蓋成本,減少損失,我們將空置的院子進行出租,目前5套小院已經租出去了4套。”所愿民宿創始人安安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據了解,安安所經營的民宿品牌在故宮、雍和宮、后海等地共有5套小院,目前全部處于暫停營業的狀態。

  還有民宿經營者表示,原本春節對民宿業是一個小“高峰期”,年底基本全部滿房,單套院子三年左右就可回本。但受疫情影響,房源于1月底就已經下架了。

  據悉,目前北京城區出租的民宿房源類型主要有兩類,其中整租主要面向公司企業,用于會議辦公場所;而單間出租則主要面向北京地區工作的“上班族”,出租時長不等。

  “其實,就算行業整體‘解禁’,客流量的恢復也需一個較長周期,業內預計可能要到今年底才能陸續好轉,但具體情況確實還需觀望,因此我們也在考慮轉型,如將手中的房源盡可能由短租轉向長租,進一步緩解資金流。目前很多民宿的現金流都嚴重吃緊,一旦租期延長,如單間出租的房型,‘押一付三’的出租模式能在短期內快速回流資金,甚至單個房間的租金就可覆蓋整套院子的房租,盡量保證不虧本。”另有房東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

  在安安看來,北方市場今年還是更適合將房源長租出去。“我們已與一些中介合作,進一步推廣房源,且房租也相對較低,給租客的價格和房東給我們的基本一致,加上改造裝修費用,根本不賺錢,但特殊時期,還是先保證生存。”

  售賣產品止損

  疫情對民宿市場的沖擊還在持續,如何盡量減少損失也成為擺在民宿經營者面前的難題。

  北京商報記者了解到,位于懷柔的明明山居民宿近日打起了健康飲食牌,向客人售賣有機蔬菜、瓜果等。

  雖然此方式可以降低鄉村民宿的部分損失,不過在民宿經營者桃子看來,并非每家民宿都可以采取此種經營方式。桃子表示,首先,并不是每家鄉村民宿都具有如此大面積的土地,此外,一些土地也并不適合種植農產品。即便可以通過種植農產品貼補民宿經營的損失,但對于整個民宿經營來說,農產品的收入只能算是杯水車薪。

  此前一家懷柔的民宿負責人侯先生表示,他所經營的民宿在關閉狀態下,單月損失在20萬元左右。如此計算,通過銷售農產品顯然不足以彌補損失。

  與此類似,一些城市民宿的房東也通過售賣自制手工產品、節日禮物等減少房屋閑置帶來的損失。

  “平時閑下來的時間就可以自制一些手工產品,如房間裝飾品、禮盒、糕點、小擺件,或是粽子禮盒等時令產品,并在微信公眾號等平臺進行銷售,一段時間經營下來,也成為一項‘非房’收入。”安安稱。

  拾念四合院民宿主理人Abby還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從3月中旬開始,民宿嘗試著做了一些偏電商化的產品銷售。主要經營北京傳統美食。“民宿挨著胡同口,胡同里有一些老城區的特色糧油店,我們通過小視頻、小紅書、抖音等新媒體進行產品推廣,關注度也比較高,也能以此緩解疫情帶來的民宿經營的資金壓力。”Abby表示。

  與此同時,部分連鎖經營的民宿品牌逐漸將重心向南方恢復較好的地區轉移過渡,在南方收購一些民宿項目進行運營。一些民宿品牌還將員工進一步稀釋,通過裁員、項目分配調整等方式減少日常開支。

  趙煥焱分析,在新一輪疫情沖擊下,已經準備好重啟的京郊民宿無疑損失更大,接下來,民宿老板只能通過其他跨界經營的方式來止損,不過這些也并不是長久之計,眼下還是期盼疫情早日過去,靜待市場的重啟。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郭博文 )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