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三大原因跌入負值 負油價時代真的來了嗎?

2020年04月27日 07:23   來源:國際金融報   記者 張者昂

  抗疫封鎖措施造成石油需求銳減、世界產油大國掀起價格戰、儲油設施存儲能力將盡、期貨市場月度律動導致油價出現負值。短期內,受到供給與需求的影響,油價難以回升。但隨疫情的好轉以及石油產品需求的增加,未來油價將出現復蘇。  

  負油價意味著什么?

  只要售出石油,生產商不僅賺不到錢,還得付出更多的錢,用于減輕自身石油庫存的負擔。這一令人瞠目結舌的市場變化已經出現。

  2020年4月,全球投資者見證國際原油市場在史上未見的巨幅波動。

  當地時間4月20日,紐約商品交易所5月份交割的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WTI)期貨價跌幅達到了305.97%,報-37.63美元/桶,歷史上首次收于負值。4月21日,6月原油期貨合約一度爆跌逾67%,刷新該合約盤中歷史低點至6.57美元/桶,美國原油基金向下觸及熔斷。

  抗疫封鎖措施導致石油需求銳減、世界產油大國之間掀起價格戰、儲油設施的存儲能力將盡、期貨市場的月度律動助推事態發展。

  OPEC+即將于5月1日生效的減產協議未能挽救WTI原油期貨價格持續下跌的糟糕狀況。然而,為了維持原油價格,部分OPEC成員國再次考慮“減產”這一工具,但效果如何仍需考證。

  對于未來油價的走勢,多位專家及分析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均認為,短期內,受到供給與需求的影響,油價難以回升。但隨著疫情的好轉以及石油產品需求的增加,未來油價或將出現復蘇。

  三大原因跌入負值

  期貨合約到期時間的逼近,是此次WTI 5月原油期貨跌至負值最直接的原因。隨著交割日期只剩一天,留給華爾街的選擇并不多了。因此無論是什么價格,他們都必須要作出抉擇。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助理院長徐洪峰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4月21日是2020年5月WTI原油期貨合約的最后交易日,出于需要提前申辦交易手續和保證當天交易流動性等考慮,一般情況下,交易平臺會要求原油期貨交易者在倒數第一個交易日,即4月20日前完成交易,在這一天,仍然持有5月合約的多頭只有三個選擇:一是展期即移倉換月;二是交割收貨;三是平倉。”

  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水清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WTI 5月交貨的期貨結算價從20美元暴跌至-37美元,這反映的絕對不是石油價值的變化,這就是單純的空逼多博弈。以往逼空是因為現貨有限,現在逼多則是因為現貨供大于求。

  其次,疫情的蔓延嚴重打擊了全球經濟活動,并減少了對石油的需求,導致了原油期貨價格的暴跌。

  法國巴黎銀行財富管理香港首席投資策略師譚慧敏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從現有的數據來看顯示,最明顯的石油需求行業航空業,其航班的需求量在過去一個月里下降了60%以上。據此估計,由于新冠病毒的流行,全球石油消費量至少已經下降了30%。”

  國際能源機構(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在其備受關注的月度報告中也警告說,4月份的全球原油需求可能比一年前減少2900萬桶/日,降至1995年的最高水平。

  最后,美國原油在過去50多年從未實施過配額生產或者減產,而美國石油的庫存飆升幅度已經觸及紀錄高位,今年夏天將面臨儲油設施用盡的考驗。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4月22日公布的信息顯示,美國原油庫存以及汽油和餾分油庫存猛增,因新冠病毒疫情引發的需求疲弱,更多石油進入庫存。

  譚慧敏表示,事實上,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國之前,低遠期WTI價格已經成為美國頁巖油行業的一個問題,大量中小型油氣公司處在破產的狀態之下,“它們越來越難以籌集資金,而且難以持續產生正的自由現金流”。

  減產效力存爭議

  隨著本周油價的劇烈波動,如何維持油價的穩定也成為了這些大型產油國的重要議題,WTI 5月合約價格跌入負值后,多個產油國就本周以來史無前例的油市震蕩發聲,表明穩定油市的意愿,而減產就是這些產油國最先提出使用的工具。

  楊水清表示,從目前來看,減產幾乎是更為行之有效的辦法,低價并不會帶來多銷,反而會造成“谷賤傷農”的問題。

  OPEC部分成員國的能源部長甚至為此召開了緊急電話會議,作為OPEC的輪值主席國,阿爾及利亞建議該組織立即開始減產,而不是等待官方的5月1日開始日期。OPEC最大成員國沙特阿拉伯在一份聲明中重申,沙特準備好與OPEC其他成員國及盟友采取進一步措施,以確保石油市場穩定。然而其他的成員國并未作出相應的減產表態。

  國際能源署(IEA)署長法提赫·比羅爾 4月22日就表示,OPEC+可能希望考慮進一步減產以平衡石油市場,建議OPEC+盡快減產。

  俄羅斯方面卻在22日表示,在此前達成的減產協議生效之前,對可能采取的進一步遏制油價暴跌措施下結論還為時過早。

  徐洪峰也認為,OPEC+的減產計劃并不能有效地解決油價暴跌問題,癥結的根源在于美國。他表示,此前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OPEC+達成日均減產970萬桶的協議,相對于全球目前供給過剩的問題這是杯水車薪,并且在美國頁巖油產量已經占到全球原油產量相當比重的情況下,任何沒有美國參與的減產協議均效果有限。但由于美國頁巖油企業絕大部分為私企,美國政府對于本國頁巖油企業沒有調控權,無力干涉其產量,全憑頁巖油企業根據市場供求自行決定。

  “在美國頁巖油已經大幅擠壓沙特和俄羅斯等既有主要原油輸出國市場份額的情況下,OPEC+很難達成有效力度的減產協議。因此,OPEC+減產計劃一經公布,非但不能改變供大于求的局面,反而徹底打破了市場寄希望于OPEC+減產保價的希望,形成油價進一步下行的壓力。”徐洪峰表示。

  負油價是否將再次出現?

  油價的下跌牽動著不少國家和投資者的心,因此,原油期貨以及油價多久會回歸正常成為了大家最為關心的問題。

  如果是從布倫特原油期貨為預期價格來看,MSCI Research副總裁Zach Tokura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原油期貨價格跌至負值,更多的是基于即將要到期合約的影響,從MSCI的風險模型來看,即將要到期的期貨合約并不能算作影響期貨價格的風險因素,因此這對投資組合風險預測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但如果從短期油價方面來看,RBC Capital全球商品策略主管赫利瑪·克羅夫特(Helima Croft)認為,“石油市場在短期內難以得到緩解,價格難以上漲。”

  楊水清表示,“油價是由市場的需求端與供給端共同決定的,短期的原油市場,供給和需求均缺乏彈性,形成了一個非常低的均衡價格。”

  譚慧敏也預計,“在第三季度全球范圍內解除限制和社交距離措施后,價格不會持續復蘇,直到被壓抑的需求完全釋放。”

  但從長期市場來分析,楊水清認為,“廠家可以縮小規模或者選擇不產油,目前已經有這種趨勢,供給彈性會變大,加之隨著復工復產,需求端起來后,需求曲線會右移,油價會回升。因此,疫情的控制情況將直接影響需求,若減產達到2000萬桶/日,油價可以企穩,而后續的需求拉動,油價可小幅上漲。”

  譚慧敏也預計,“今年晚些時候隨著市場上原油供應的減少,加上全球需求在封鎖期結束后的需求反彈,將有助于布倫特原油價格在2020年年底回升至45美元-55美元/桶。此外,考慮到2014年-2017年經濟低迷期間作出的資本支出決策水平較低,石油的長期前景是積極的。如果沒有投資,傳統油田的產量將平均每年下降6%至7%。此外,我們認為,從2025年起才能感受到能源過渡的負面影響。”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
中国chinaea自拍old_日本一本大道加高清不卡视频_欧美做真爱免费